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6/1團兵only販售物公告

 

攤位號碼:R16


販售商品:團兵小說本、周邊






團兵小說本《Before Sunrise》

 



作者:晨曦

封面:莉麗兒

Guest:一筆

規格:A5,照時間順序寫的短篇集(可獨立觀看也可整本串聯),四萬字

內文性質:甜中有苦

價格:200元

更多詳細資訊:請前往之前的預購公告


★給有預購這本本子的太太:

1. 請直接到攤位上說明有預購要領本,報上預購暱稱後,付款200元即可~

2. 預購特典:封面小卡+一組內含4張的COS明信片
a) 領本時確認一下是否有這兩樣東西,有任何缺漏煩請不要客氣跟攤位上的人說喔!會馬上補上!
b) 明信片內含劇透,會包起來僅露出沒劇透的一張照片在外面,害怕劇透者建議看完本子再開,現場點一下數量確認無誤就好,或請沒要看本的朋友替你看看這四張是否有不小心裝到重複的


3. 領取時間:至下午一點為止
超過一點未來領取,便會釋出成為現場本,不另行保留,特典也會成為之後購書者的隨機贈送品







團兵小說本《Great Sacrifice》

 



作者:晨曦

素材封面設計:梅。

字數:一萬

售價:100元

規格:A5右翻

試閱:請點擊




周邊《團兵字樣吊飾&團長款領帶》

製作:天羽



分別有領帶&吊飾兩種!
每一顆都是手工弄出裡頭泡泡來製作,所以每一個上面的圖樣都不太一樣(●′ω`●)

領帶&吊飾款各分別有團長&兵長,下面分別會有Levi的L跟Erwin的E!
我自己有戴過,非常好戴喔~~後面的帶子很好調整,搭衣服會有(噁心帥的)貴氣感 //////////////

售價:單個80元,兩個150元,三個230元,四個300元,以此類推



※注意:場販僅有「團長綠」&「兵長藍」,圖上出現的團長藍&兵長綠都是預購者才可以指定的款式,現場不會有喔~~~~

小提醒:希望大家可以準備好零錢過來購買,謝謝你們T^T






本次攤位販售品以上,期待6/1與大家見面>//////////////<(믕‿믕)♡(눈_눈)


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團兵本《Before Sunrise》剩餘試閱片段


【Before Sunrise】








在破曉之前,我們才屬於自己。
會望著你說早安,各自穿好衣服,時間夠的話會在房裡一起泡茶泡咖啡再吃點東西。
你會攪拌著自己的杯子,漫不經心地對我邊笑邊開口。

『──睡得還好嗎?』













想對你說》




  「既然都說要約喝酒,你還是帶茶來了。」
  「因為原本如果是大家一起喝的話,是喝酒沒錯的啊。」
  面無表情地將紅茶泡好,就留艾爾文手上抓著一瓶酒有點尷尬地在那裡站著,最後還是苦笑自己倒酒來喝。他們一起坐在走廊下,無人的小庭院籠罩著夜晚的寂靜,配上這天氣不得不讓人感到鬱悶。
  「剩兩個臭男人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里維撇撇嘴。
  「不然你本來要跟大家聊什麼?純粹想要放鬆一下隨意聊天?」艾爾文撥撥頭髮。
  「……是啊。」
  通常談話重點都不會是他,比如漢吉就是一個很棒的談話中心,他輕鬆愉快、能夠引起大家的情緒反應,讓所有人進入狀況而不至冷場。但如果現在只剩他們,大概就會只剩沒救的情話或者現實殘酷的兵團現況討論。
  艾爾文溫和地笑笑。私底下多只穿著襯衫與長褲的他看起來格外休閒愜意,但或許也只是衣服帶來的錯覺罷了。健壯的手臂很自然地將里維環進懷裡,低頭嗅著短黑髮的髮香,「但我覺得你其實有話想說。」
  「至少不是以現在的樣子。」他調侃著。
  「那可以試一次看看。」
  雲後總有月光。凝視著有著濃後雲層的天空,夜晚的光線總讓人看不清楚那裡到底還有什麼。就在這個時候,他注意到遠處出現了一個人,但他並沒有走得更近。
  沒有把視線一直往那裡放,他垂下眼,「我會很擔心。我是指……同伴或者甚至是朋友。」
  「一定的。」艾爾文回答的聲音就像吐了一口煙。
  「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抓到犧牲與擔憂的平衡。」他平靜地說,彷彿這不是他的事情,「……喂,我要喝茶。」他對把自己抱緊緊所以無法伸手拿茶杯的男人抗議,艾爾文只好放了他。
  「這很正常,我們是人。」他輕聲回答了那句他們之前談了不知幾次的答案,「若你是想要說你不知道該對漢吉生氣還是體諒,那也不重要了──他兩個都不需要。」
  他們不需要他人的憤怒或體諒作為對自己行為的評斷,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信念而作而活。所以無論選擇哪一個,都只是里維期望在這中間做出讓自己更舒服的情緒反應罷了。
  「是,你永遠都比我看得透。」
  那個人還是在看著吧,但他什麼也不在乎,也不覺得需要在乎。為什麼身後的這個人永遠都可以比自己看得更遠更多,而他還是無法馬上成為那麼灑脫的人?
  「我喜歡你這樣。」
  「嗯?」
  「因為我快要喪失這一切,所以喜歡你身上的人性味。」
  「少嘴壞,你有感情,沒人比我更清楚。」情愛的氣味不假,而奮鬥的終旨不也為了更多人的真相與未來。
  艾爾文深深地嘆息,「不知道,我也……我有時會煩惱自己太沒有人性,跟你完全不一樣。」
  「並不是這樣,艾爾文。」
  他握上男人的手,另一邊仰起頭來,邊壓下對方的下巴吻了上去,同時感覺到那堆沒清理的鬍渣扎著他的臉。他們的親吻很少蜻蜓點水,或許是因為覺得甘味滿嘴,總會想要愈嚐愈多,所以並沒有很快就分開;或者是因為彼此不再是青澀少年,害羞與激情收斂到一個程度之後,纏綿的親吻就成為慣例,不多也不少。
  「同時參透冷酷與人性,才能夠像你這樣無後顧之憂地成為領導者。」
  「怎不提提你這個我的後顧之憂?」調笑的聲音低沉地由喉頭傳了出來,似有不甘。











  馬廄外的地灑落了從天空降下的光點,金髮的男子將黑髮男子抱出馬廄時無人見得。那雙藍色的眼睛被強烈的陽光刺激得睜不開眼,卻也掃除了那中間本來飽含的擔慮。
  這些日子以來聽到他所遭遇事情而產生的擔心,在看到里維淺淺笑容的那一刻一掃而空。一開始聽到時覺得太離譜而覺得對方在逗他著玩,但久了就發現他是認真的,雖然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認真。
  最強人類一路嘗試克服許多心理障礙,他豐富的感情讓自己吃盡苦頭,卻沒有多少人知曉。





《重生》




  「為什麼少了手之後更像新婚呢。」艾爾文望著把刮鬍刀拿去放的里維,忍不住若有所思。
  「那你想再少一隻看看嗎?」
  「……不了。」本想說所以這樣子是要前進到老夫老妻的階段嗎……嗯還是別說了。望著他的背影,想著一些很甜蜜的事情。
  莫怪有人喜歡病著啊。


  就像輪流受難一般。
  他能夠被對方整個抱起來,雖然他還是可以走路。剛開始有段時間是艾爾文堅持著要將他公主抱般送到床上才甘願,但他只能在無人看到的地方接受這件事情,在其他場所依然覺得非常難為情。
  當時除了接受治療之外,他會偶爾來替自己看看腳,因為是看不到外傷的,大多也只能替他敷敷藥,再不然就是按摩一下。
  疼痛與疾病會在彼此之間添加進一種很神祕的味道,當其中一個人不再跟過往一樣完整無缺時,另外一個人就會不由自主散發更多關心與在意,去把那份空缺給填滿,這種改變使得兩人之間的氣氛特別不一樣。
  他在他們一起上馬車前抱著他,很久很久。
  那是誘捕亞妮計劃開始的前夕,約翰已經喬裝成艾連,艾連三人則已經先出發到外頭準備去找亞妮。萬事已備,就差直接行動。
  受傷所以無法作戰的里維只能換上便服西裝,艾爾文則是將皮帶穿整好並將立體機動裝置往下交待,有任何狀況隨時要傳上來讓他使用。在房間裡,里維坐在椅子上,望著艾爾文一步一步將皮帶穿到身上。
  就算是非常習慣穿戴的他們,因為過於繁雜,也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夠完整穿齊。皮帶將每個人的身軀緊緊捆著,卻又讓他們穿上可以飛翔的立體機動裝置,而他們漸漸習慣地讓這一切成為身上的一部分。彷若生來就帶著束縛又被允許朝外飛翔,就連肉體都印上了痕跡。
  他們可以在床第間細數彼此身上有多少傷疤、撫過因為長時間穿戴而在身上壓出的皮帶條痕,被壓得有些凹凸不平的皮膚帶來很挑動的觸感,是士兵的勳章,卻又可以在肉體相親時那麼色情。
  而今日只有一個人穿上那套皮帶。里維維持很久的沉默,艾爾文也只是安靜地背對他自己穿戴好,直到整理好才朝在椅子上的他走過來。
  里維起身,「走吧。」
  但他還沒來得及走,就先被這個高大的男人抱滿懷。艾爾文不發一語,只是沉默地將嬌小的士兵長整個收進自己胸前,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彷彿失而復得。





《終點線之前》



  原來我們還是如此渴求彼此的生命、面對這種時刻的到來時,原來他們還是會驚慌──艾爾文‧史密斯發現其實都是彼此深深依賴,而過去自己的堅強,何嘗不是因為有他的存在。
  他擁抱了里維,對方也回抱他。他們沉默,知道接下來什麼話語都不必說,只需要讓空氣在他們之間流動,世界就會自動安穩下來。
  在分開之後,艾爾文像是沉思了一下,接著突然把他胸前的領帶就這樣解下來。里維望著他,感覺到不對勁,但也沒有伸手阻止。
  他要他伸出手,然後把綠寶石的領帶就這樣放進那小小的掌心。他凝視那雙灰藍色的眼,笑得溫和。
  「收著。」

  「我收下這個東西,只接受一個理由。」他握緊手上的寶石,「就是你只是希望我把它還給你。」
  接受死亡,但不接受以死亡為前提所作的事情──無人能預知生死,但他不能接受先判了自己一半的死刑,這是一種倔強。
  對方垂下長長的睫毛,好像又想笑又想哭一般,臉部表情有些僵硬,最後還是點了頭。
 
 「好,記得還給我。」


 


  
  在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人落下之後,終於有人開始崩潰地喊叫。
  小隊從原本的十一人在短短五分鐘內銳減至五人,他們除了要面對可怕的追擊以外,小型巨木森林並不像大型巨木森林那樣,被開拓得適合讓馬在其中奔馳。他們逃到一半就必須棄馬而飛,卻在同時發現有些同伴開始被本來就潛藏在森林中的巨人抓住,於是一場混亂的作戰就這樣開始。
  沒有什麼要比隊伍中有人開始恐懼慌亂要更糟糕。這種隊伍原本的士氣建立在對於同伴能夠保在自己身旁的安心感,一旦有人受到攻擊、有人因為發現這種平衡被打破時,內心的恐懼會突然傾巢而出,讓戰鬥力瞬間下降。
  這群人畢竟不是前里維班。實力再強終究是倉促成軍,能夠撐到現在實屬了不起,卻無法取代他們將要全滅的事實。
  里維在不知道砍殺第幾個巨人之後,眼睜睜看著一名士兵就這樣被女猿巨人一把抓住並連往數棵樹幹甩上,隔壁的隊友想要上前幫忙,卻又因為恐懼加上對方動作異常俐落,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太糟糕了,他們到底該怎麼辦?
  在剛剛的追打中里維有嘗試去分析這個巨人的行動,發現牠速度很快,卻不像之前的猿巨人一樣有控制其他巨人的能力。如果只是動作快的話,在樹林間他們不一定會輸。
  「剩下的人跟我來!」他大吼一聲,要所有人隨著他左轉彎,暫時拉開一下跟巨人直線性無止境的追逐,「我剛剛研究過了,牠只是動作快,沒有指揮其他巨人的能力,只要想辦法制住他的行動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艾連‧葉卡過來了!」
  纏鬥白熱化。原本要朝艾爾文‧史密斯追擊過來的猿巨人在掙脫城牆的束縛之後,朝他們的方向走過來,卻在中途被艾連與尤米爾給攔截,後面跟著鎧之巨人。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達成什麼協議,至少看得出來鎧之巨人目前是站在他們這一邊。
  被攻擊的瞬間牠轉移了目標,本來還在跟其他巨人纏鬥而無法快速奔離的艾爾文等人在輾殺了幾頭巨人後,繼續快速前進,但這一切都沒有那有美好。
  被叫過來的巨人愈來愈多,他們開始慢慢走投無路,但離小型巨木森林愈來愈近讓他們燃起一股希望。
  「快到森林裡使用立體機動裝置!」艾爾文大吼。
  他身邊的人齊聲回應,但就在下一刻,身後兩位士兵就這樣被啪地一聲打飛出去。艾爾文回頭一看,兩頭目測二十米的巨人高速逼近他們,距離近到不足以讓他們想辦法拉開間距搶奪機會進入森林。
  「團長!來不及了!我們殿後,你快進入森林!」他身旁的士兵大吼,接著其他所剩無幾的人全部往後退,接著有兩三個人離開馬匹去對付巨人。
  艾爾文咬牙。他還是拿起刀子,將刀刃裝上,並將刀舉高。
  「謝謝!」
  那一聲喊得要震天巨響。
  對不起,現在的我是如此無能啊。如果你們的生命可以換來我讓更多人活下去,那麼今日一切就不會白費……
  閉上眼睛再用力張開,他夾緊馬肚,加快速度衝過其他人,驚險地繞過一隻朝他突擊而來的小巨人,森林入口就在眼前。
  「──艾爾文團長,等一下!」一聲急呼突地劃進他耳裡,他震驚地一頓,速度稍稍減緩了些。
  而就在這一刻,一個躲在樹邊的巨人衝了上來,將他從馬上撞飛。摔落地面的瞬間他嘗試穩住身子,隔壁正好跑過來一隻馬,他連忙抓住馬要上去,卻又再次被那隻巨人攻擊。
  他舉起刀,惡狠狠地劃過對方的脖子,暫時躲過一劫,卻在發現前面又出現三頭巨人時緩下了步伐。
  那三雙眼睛凝視著他,彷彿來自地獄的巨犬。他知道自己身後已經沒有士兵可以幫助他,這一切彷彿天注定一般,慢慢來到勢必要面對的路口。











  那些都是在床畔鬢廝磨的語言。


  『如果不愛你,現在就不會這麼痛苦。』

  『那就放手吧……』

  『說得容易。』

  『你也明白這點的話,這句話不就只是在跟我調情?』

  『……嘖。』

  磨上唇角的氣味染著濃烈的呼吸,一吸一吐、一吸一吐。

  『如果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拿結婚證書吧。』

  『神經病……』




  神經病才這麼愛你。


 

【名偵探柯南/赤新】日常

  工藤新一隨手一掃,也把赤井秀一前些日子落下的菸灰撥到了地上。   說真的,比起這種到處蒐集資料把自己頭埋在裡面的工作,他更喜歡到現場直接觀察線索,畢竟偵探的興趣就是如此──然而現實就是這份工作總有讓人不情願的部分,他也只能乖乖先把資料閱讀完全,才能夠跟自己最好的...